• 2013-05-07

    der Regen

    Es regnetet. Das macht die Bäumer grün und frisch. Ich mag diese Luft. Was ich bin, bin ich immer.

  • 2013-03-30

    依然断网

    昨晚通关了刺客信条:血统 以及逆转裁判1 今天只有昨晚剩下的冷饭 为什么那么不想出门?

  • 2013-03-29

    很衰的一天

    昨天既没沉迷游戏 也没务正业 起床吃饭后一直开心地等nano router的快递 下午快三点时收到 就开始装 然后型号可能买错了 之后又试着在电脑上用virsual router和connectify搭建无线 然后电脑就断网了 不一会 收到email通知 我的帐户被锁了 我已经杯具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逆转大将军完毕 开始最终章 审失败了 手快 点错了几次 把份额给用完了 现在也不是很想玩 刺客信条也卡在一个跳跃的操作上 总之 昨天玩得不开心 还遇上网被锁这种千年不遇的衰事

    昨晚做梦 梦见在剪短发 醒来就很犹豫 长这么长不容易 可是扎起来很沉 不扎很邋遢 睡觉还扯得郁闷 又不敢剪 快三十的人了 真不想出去被人说是假小子

    今天身体还不舒服 腰酸 然后又饿又不想吃饭 心情低落 我不知道今天要怎么过 眼看着也静不下心坐下来写论文 玩也不想玩 就觉得头晕 心烦 还很困 好想睡到世界末日

    外面天这么冷 图书馆也没法去 宅家发霉么 唉 

    手机写的日志 这衰得没谱了的日子 好烦

  • 2013-03-25

    背疼

    今早醒来时背还是酸疼,昨晚临睡下时就是疼得难受,很长时间都没睡着。今早醒过来是八点出头,没怎么睡好,眼睛睁不开,赖床时脑子里翻来覆去前些天无意中看到的一些网页信息,杂七杂八,无意识很神奇,那些你认真记了的东西,你未必能记住,但是那些一扫而过的娱乐新闻或者其他的东西,像我昨天听的岳云鹏的五环之歌,今早就在脑海里翻来覆去地回想,差点没哼出来;昨晚还梦见跟我家人亲戚一起坐火车去一个学校一样的地方,临下车前从车窗里一眼瞥见人群里的王祖贤,下车后先是陪我妈逛了逛,中途又插进来帮忙带一堆的饼筒给一个亲戚,我妈还拿出一只巨大的手表給我,我看了看就还给她。然后一个人单溜去找王祖贤,后来找到一个学生宿舍的拐角,看到一个卸了妆的女生隐约神似刚才看到的王祖贤,我想跟她合个影或者说个话,一激动还冒出来了Bonjure Madame,那女的说她不是王祖贤,只是化妆成了她的样子,我就问她下次再化妆成王祖贤时,能不能拍照片給我一张。她说好,然后我就给她写我的email地址。然后我要走,因为约定了和家人亲戚在另一个大门那集合,隔壁间出现一个小男生娘里娘气的,才16岁,坚持说要送我去那个大门那。然后我俩就一起走,走到半路,我怕那小男生,好像是个新生,找不着回去的路,就让他先回去了。等我到大门那,大家都已经在了,我很惭愧地问我是不是迟到了,我妈说,你是准时的,刚刚好在约定时间到。——后来我就醒了,学校可能是同济,因为我记得梦里桃李灿烂的,像我多年以前在同济见过的樱花大道,又像是北美,因为那个小女生和小男生好像被送出国念书了。

    总之,杂乱信息太多,会打乱身体正常的平衡,影响思维健康。我九点半左右爬起来,拖了鞋套了羽绒服就下去schell买咖啡和羊角包,家里没牛奶和面包了。惦记着昨晚睡前看的天气预报,今天都是零下四五度。出去了后意外地没那么冷,枝桠呆枯,还是冬天里的萧条模样,反倒把淡蓝的天空衬得更清远写意了。回来房间,发现阳光还很明显,拉上窗帘,间隙里还能透进来一个个白亮的光点,映在桌子上。

    昨天怎么说呢,感觉好像干了不少活,也挺累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计算起来,预计的都没完成,HK Cinema的资料还没核对完毕,茶楼的信息也还没有补充,还有cameramen的那几个人,今天也得再理一下,最后就是影戏与电影的称呼的问题,第一章里面,也要补充shadow play和magic lantern的区别。

    不知道是开了暖气房间来太干燥还是什么,整个人觉得燥热不堪。今天下午去超市买点菜,顺便出去散个步。昨天吃得也不怎么样,中午杂蔬混了剩饭煮了一锅乱炖,还加了个番茄,结果煮起来也有一锅,中午吃了一碗,晚上又吃了一碗,所以也没正经做饭,晚上还吃得胃胀气了。晚上太累,就直接睡了,也没顾得上看哲学小世界。

    今天吃什么还不知道,等下午去了超市买菜时看吧。突然挺想喝个啤酒或者可乐一类冰镇的饮料。那就买瓶可乐吧。还有牛奶,面包,这次再买点草药做的面包酱蘸(吞拿鱼酱还没吃完,有鱼味儿有点不爱吃了)。其他的,土豆和鸡蛋也没有存货了。土豆每次买了都发芽掉一批,这次除非是论个称的,就别买了。这些东西大桥边的Rewe都有,下午看温度不是特别低的话,骑小车去那也好。好久没去河边了。

    不说了,喝完手边的咖啡,吃完羊角包,洗洗脸,该开始这继续背疼的一天了。昨天说是和人说不上话,结果还跟同学打电话聊了几句。今天应该真的就一个人呆着了。天气好的话,想听着广播沿河边骑去超市。估计够呛,越是在室内看着明媚灿烂有点小太阳的天气,出去越是冻得瑟瑟发抖。再看吧。

    沉闷的一天,该开始了。

  • 一大早起来回答有关剩女问题的提问,Orz.

    昨晚八点多就累得躺下了,以为就稍微躺一会的,结果醒过来已经早上快八点了。最近真是太累了,天又冷,动不动拉肚子,够呛。

    昨天吃完饭还看了会郭德纲,有些段子挺好笑的,不过重复的好多,看了几段后就已经跟冷菜一样食不下咽了。

    嗯,该去抽烟,洗漱,冲咖啡煮水煮蛋,继续整werstern learning以及义赈了,沉闷的一天又开始了,估计今天一天也不会跟人说上话,除了下午去超市结账时说的hallo,bedanke mich以及bitte,ciao。不过,有一点我觉得还很好很自由,我现在是困了就能立即上床躺着,也不用想太多。对于早年也坐过班的人来说,能想睡就倒下,真的是很不错。

    感觉很迷茫,但隐约知道,从未被放弃。我不太想以后的日子,目前来说,死水即安逸。

  • 2013-03-17

    :)

    昨晚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梦,久违地笑着醒来。梦里有个很酷的大侠神乎其技地在把试图攻击人的眼镜蛇的嘴巴用一个钩子将毒牙上的毒液巧妙地顺滴进了蛇自己的口腔里,然后眼镜蛇就让自己给毒僵硬在那里了。大侠叫什么剑来着,我说大侠你是不是gay啊?然后大侠就笑着说,这事儿的关系,其实就跟我名字一样,除了剑兰也是兰以外,我跟gay真是没有一点关系啊。我被这个冷笑话给活生生乐醒了。

    赖了半小时床到十点,然后爬起来拉开窗,又一个阴天,顿时心里有种:哦,还好,世界还正常的感觉。德国哪天要是不阴天了,我恐怕都会觉得要又要天有异象,非灾即祸了。昨晚大致地理了一下康德的Kritik in rein Vernunft,感觉很激动,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昨天去喝了太多staerk的越南滴式咖啡的关系。 午休时间也不想做饭和吃饭,听了会boss在巴塞罗那演唱会上的thunder road,擦擦!神一般的演出啊,太棒了。我记得东大街乐队的一个纪录片里,boss提及尝试把鼓点的加入和强调带给他的激动,整个音乐顿时就有了节奏和活起来了,然后激动了一阵,又担心鼓点喧宾夺主,破坏了整个乐队的平衡。可我听这首thunder road,觉得度配合得很好。实验成功啊!当时还很年轻的boss。我记不得是不是river这张专辑了。

    小北风吹得还挺冷的天气里,宅家开着暖气还是冻到拉肚子了。再听会boss就该起来抽烟,刷牙洗脸,然后强忍着去吃东西了,为什么我这么讨厌吃饭!这种时候就特别想我娘,我竟然没有真正地跟她说出口过,我很感激她这么多年一餐三顿地給我做饭,直到我现在真正失去,才体会到。